2014年5月10日,地處四川西南眉山市郊的一個派出所,接待了一對特殊的男女。搶劫殺人後在逃12年的犯罪嫌疑人汪小松在女友的陪同下投案自首了。此時,汪小松的女友懷孕不足兩個月。
  據記者瞭解,2002年,汪小松與老鄉劉銳、沈金洪一起搶劫並殺害廢品回收人員苗某,隨後分頭逃跑。劉銳作案後不久被抓,被判處無期徒刑。沈金洪仍在逃。近日,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以搶劫罪對汪小松提起公訴。
  京華時報記者楊鳳臨
  為財起念劫殺收廢品男子
  2001年,20歲出頭的汪小松離開家鄉來到北京打工。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他只謀到了餐館幫工的工作。1年多的時間里,他更換了四五家餐館,這期間,他吃住在餐館,溫飽不愁。
  2002年七八月份,汪小松因再次失業,輾轉來到位於石景山區的一家個體餐館打工。在這裡,汪小松認識了剛來北京打工的老鄉沈金洪和劉銳。三人經常泡在一起,嚮往著有錢人的日子,總琢磨著乾點來錢快的事。他們曾經商量一起去偷摩托車或者搶劫,但因為膽小,沒敢行動。
  一段時間後,“賺錢”計劃再次提上議程,這次,汪小松提議到他租住的地下室,搶一個“小姐”,三人一拍即合。隨即,汪小松給他認識的一個“小姐”打電話,但這名“小姐”始終沒有出現。
  無奈,汪小松又在自己的電話本上找到一個收廢品的苗某,三個人商量好由汪小松給苗某打電話,謊稱他這有一臺電焊機,讓收廢品的過來收。“我們估計電焊機體積大,又值錢,所以苗某來收廢品時會多帶些錢。”投案後,汪小松供稱。
  2002年10月1日上午9點多,苗某進入房間後,劉銳關上門、在門口把風,沈金洪用繩索縛住苗某,汪小松則手持尖刀對苗某進行威脅。苗某掙扎中把刀踢掉在地惹怒了汪小松,他拿起一把剔骨刀向掙扎的苗某連刺多刀,致使苗某當場死亡。
  三人搶得一部手機和一百多元錢,把苗某扔到地下室的二層後,逃離了現場。
  有家難回躲追捕逃進深山
  3人用搶來的錢買火車票逃回了老家。已是驚弓之鳥的汪小松不敢在家中居住,跑到村外親戚開的家電修理店當幫工。“回家以後,我一直害怕回憶作案的經過。潛逃的日子,每時每刻都心神不安。”自首後,汪小松供稱。
  一個多月後,同樣在逃的沈金洪給汪小松打來一個電話,說是有成都部隊上的人到家裡探望他的奶奶,當時他不在家。沈金洪認為事情已經敗露,勸汪小松躲一躲。此後,沈金洪銷聲匿跡,再無音訊。
  心中忐忑的汪小松,第二天一早就給嬸嬸打了個電話,嬸嬸說,此前,有北京的朋友來家裡找過他。汪小松意識到北京警方找過來了。他匆忙揣上幫工掙得的1000多元錢,胡亂拿了幾件衣服,開始了逃亡生涯。
  汪小松回憶稱。他不敢乘坐交通工具,害怕被查獲,便徒步往深山逃竄。高山連綿不斷,汪小松專挑鄉間小路行走,路過了一個又一個村鎮,他不記得走了多久。晚上累了就在山上睡一會兒,醒了就繼續走,直到雙腿再也走不動了。
  最終,汪小松走到了一個彞族自治縣偏遠的小鎮上,用100元租了一間不到20平米的臨街房,像周邊其他人一樣做起了販賣水果的生意。
  孤獨求生成廠里拔尖技工
  汪小松發現山裡水果賣得比城市還貴,於是隔一兩天就從峨眉、樂山等地進一些水果,販賣到鎮上。自首後,汪小松回憶稱:“賣水果掙不了多少錢,但能維持基本生計。可是每天除了賣水果,我不敢與人有過多的交往,不敢結交朋友,怕暴露自己。更不敢與家裡的父母聯繫,害怕連累雙親。只能晚上獨自在租住的小屋輾轉反側。”
  這樣的生活維持了一年左右,一次汪小松在去樂山的路上遇到警察查車,聽說是有犯人逃跑了,汪小松非常緊張,雖然躲過了檢查,但驚魂未定的他還是覺得太危險,再三考慮後,他決定到人口密集的地方躲藏。
  隨後,汪小松離開小鎮,來到了樂山,在市區的一個小餐館找到了工作。幾個月後,汪小松又來到一家作坊式的翻砂廠工作。
  翻砂廠的工作非常辛苦,但汪小松不怕,他從學徒工開始做起,認真鑽研業務,逐漸成為廠里數一數二的技術工人。廠長很欣賞汪小松,有一些技術難題都交給他解決。
  自首後,汪小松告訴檢察官,在和這個廠長的接觸中,他學到很多做人的道理。廠長是個博士,辭去了一線城市大學老師的職務回家鄉創業。廠長的辦公室中擺滿了各類書籍。打工期間,汪小松不僅向廠長借閱有關技術圖書,也閱讀了很多勵志類的書籍。
  “我很嚮往廠長家的生活氛圍,但又不敢過多地與他們交往,害怕他們知道我的秘密。因為當時我還沒有足夠的勇氣自首。”汪小松說。
  找到幸福希望活在陽光下
  2007年,經朋友介紹,汪小松認識了女孩小燕(化名),很快兩人確定為戀人關係。汪小松享受幸福的同時,又感到罪惡像一塊沉甸甸的巨石壓在心裡。尤其是2011年,公安部開始進行“清網”行動。每天看電視新聞的汪小松,心中又害怕又後悔,他想自首,但又猶豫著,怕失去得來不易的幸福。
  2014年3、4月份,小燕懷孕了,汪小松沉浸在做父親的喜悅中,一種責任感也油然而生。他渴望能夠過正常人的生活,像其他人一樣生活在陽光下。
  經過內心的不斷掙扎,汪小松最終決定投案自首、重新做人。
  2014年5月10日,汪小松鼓足勇氣,將在北京搶劫殺人的經過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小燕,並把投案自首的決定一併告訴了她。小燕聽後泣不成聲地對汪小松說:“如果你坐完牢還能回來,我還是你老婆,如果你回不來,我就是你爸媽的女兒。”
  在女友的陪同下,汪小松打車直奔老家派出所投案自首。
  汪小松的父母對兒子犯下的罪行全然不知,聽民警說明情況後,連忙從一百多公裡外打車趕到派出所。
  在民警的監督下,汪小松和父母隔了幾米相見。媽媽見到他就泣不成聲,爸爸囑咐他好好改造。汪小松告訴民警:“我覺得自己虧欠他們好多好多。”
  面對量刑法院怎麼判都行
  提訊時,汪小松告訴檢察官:“年輕時我知道的道理少,做了不該做的事。在逃亡的這十多年裡,我一直用劉明東等化名生活,非常痛苦。尤其有了孩子以後,更渴望有個家,過正常人的生活。”
  對於如何面對量刑,汪小松表示:“說後悔沒用,就靠自己的行動吧,法院怎麼判我都接受。”
  據瞭解,與汪小松一起參與搶劫殺人的犯罪嫌疑人劉銳,作案後不久就被警方抓獲歸案,隨後被判處無期徒刑。而另一嫌疑人沈金洪仍在逃。對於還在潛逃的沈金洪,汪小松說:“跑不是辦法,自己犯的錯,就得有勇氣承擔。”  (原標題:殺人凶嫌潛逃12年後自首)
創作者介紹

Virus

mt47mtldi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