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地產
mSATA
永慶房屋 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固態硬碟
外接式硬碟 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八旬老人睡公廁數月



向前
向後




十平米的小屋擠了三代人
  老太被大女兒接走 十平米的小屋擠了三代人 二女兒一直未現身 老二,大姐喊你回家照顧媽
  回家之後 鄰居表達不悅她帶老太一起上班
  昨晚10點,下了班,大女兒王鳳芝拖著一天沒有進食的身體,眼皮兒打架地回到“家”。打開門,一股怪味讓她鼻頭一酸,幾分鐘後,她便融入這味道中。
  十幾歲的兒子李博(化名)蜷縮在上鋪,沉浸在單機游戲里,“模擬人生”的游戲讓男孩暫時忘了身邊一切的雜亂。79歲的母親王麗仙又占領屋子的空地準備睡去,只要有地方,王麗仙就能不管不顧地睡著。
  看著頭上的兒子和地上的母親,王鳳芝覺得人生都被身邊這一老一小綁架了。她開始犯嘀咕,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呢?該怎麼安頓老人呢?憑什麼是我管,大妹妹怎麼不管呢?
  時間迴轉至昨天凌晨,將王麗仙從東城區的救助單位接回。老人的歸來,剛好填補了這間小屋的唯一空隙。地面正中間的瑜伽墊,被當成老太臨時的床,凌晨2點,王鳳芝才帶母親睡下,早上六七點就帶著老人一起去單位上班,以至於兒子李博以及所有的住戶,在昨晚之前並沒反應到王麗仙回來了的事實。
  不出王鳳芝所料,昨天早起,王麗仙的瑜伽墊又濕了一大片,最近的十年裡,王鳳芝常常早起就得揉搓母親尿濕的床單和褲子,在洗衣粉一次次被揉成泡沫的反覆動作里,王鳳芝的耐心也給一點點磨沒了。
  眼前是局促的屋子,耳邊隱隱傳來院兒里租客間的竊竊私語:“看見了不,老太太又回來了!”。
  王鳳芝告訴記者,她似乎始終都活在周遭人對母親的“嫌棄”里,就連自己婚姻的失敗都多少與母親有點關係。可是,暫時沒有更好的辦法了。
  如何評價姥姥外孫久久沉默不語
  王鳳芝所租的這間屋子不足10平方米,一張上下鋪,一個衣櫃,一張“萬用”桌子和幾把椅子就是全部家當。但凡能放東西的地方都被塞得滿滿噹噹,而這似乎並不影響男孩李博的生活。
  從昌平的一居室搬到地安門的“鴿子棚”,王鳳芝希望兒子可以離學校近一些,即便這樣,王鳳芝仍覺得李博不懂自己的用心良苦。
  李博在市內一所不錯的中學讀書,但在王鳳芝眼裡,兒子的成績差得一塌糊塗。孩子滿心崇拜的“拿破侖”都是胡鬧,數學十幾分,有可能考不上高中才是現實!
  雖然王鳳芝有時候嗔怪兒子不好,但還是會一早5點多就起床就給李博做飯。但讓她失望的是,李博總是不吃,這可能源於李博常常一個人在家,沒人管的局面造成了他生活的不規律,常常在床上一窩就是一天。王鳳芝下班回家,常常看到飯已經餿了。
  “我有時會一生氣就不給他做了,我圖什麼呀,反正他也死不了。”王鳳芝偶爾下個狠心懲治兒子,但事後想想總是獨自辛酸流淚,畢竟是自己沒能給孩子一個完滿的家。
  母親王麗仙被接回來後,王鳳芝跟李博說過一個想法,“要不你還去跟你爸過,我跟你姥姥倆人也就有地方住了……”
  父母離婚後李博曾跟隨父親一段時間,但父親的嚴厲讓李博覺得恐懼,跟了王鳳芝之後就再也不想走了,所以王鳳芝的想法果斷被李博拒絕。
  李博說,他深知母親的不易,“我媽對我姥是百分之一百的好,就是我姥姥有時候的行為真是……”李博知道姥姥給母親帶來不少麻煩。
  李博沒有直接回答成績好不好的問題,但主動提及自己文筆不錯,還曾在春蕾杯得過獎的事情,李博自稱得獎的作文都是自命題比較簡單,當被問及會如何寫姥姥的時候,李博沉默不語,久久擠出“沒想好”三個字。
  將來如何 二女兒不現身老大盼她回來商量
  在王鳳芝的敘述中,父親去世後,照顧母親的事兒就從大妹妹的活兒變成了她的活兒,這樣已有十年之久。然而王麗仙退休的工資卡都由大妹妹掌管,並很少給母親生活費。
  這位大妹妹就是王麗仙的二女兒王鳳春,她就租住在距離王鳳芝只有兩站地的一個院兒里。從昨天上午等到昨晚11點,她的屋門始終緊閉著,王鳳春並未回家。
  在鄰居張女士眼裡,王鳳春是個時髦的女人,時年50歲的她還保持著苗條的身材,常常到公園裡拉琴跳舞,“有時候穿個紅的,有時候穿個花的,化完妝看起來也就四十多歲”。
  張女士曾見過王麗仙冬天來敲二女兒的門,“屋裡沒人,老太太就在臺階兒上坐著,特可憐。”鄰居張女士這樣說,她曾勸王鳳春配一把鑰匙給王麗仙,但每次老太來的時候依舊“咚咚咚”地敲門。
  鄰居們曾在王鳳春的玻璃上看到一張白紙,上面的大概內容是“你再不管你母親,我就把臟褲子帶公園去找你!”大女兒王鳳芝坦言,那正是自己貼在妹妹的窗戶上的。因為每次談到母親的問題,大妹妹都會將話題岔開。
  昨天凌晨,王鳳芝把母親從救助單位接回來後,曾希望母親在大妹妹家暫住,但被拒之門外。王鳳芝說,父親生病的時候小妹妹曾悉心照顧,現在母親的事兒也該兩個大女兒扛著,“小妹妹逢年過節都會給點兒錢”,對於小妹妹,王鳳芝沒有埋怨。
  二十多年前,王鳳芝為了躲避總在吵架的父母選擇了“閃婚”,和大妹妹一樣,多年之後都以離婚為結局。如今,小妹妹已經年近四十依舊沒有成家,王鳳芝總結說,這是一個矛盾家庭帶來的影響。此刻焦頭爛額的王鳳芝,更是絞盡腦汁也沒想出一件這麼多年曾讓她感到幸福的事情。
  現在她只希望和大妹妹能一起坐下來商量下老人的未來,然而,如今,她也很難聯繫上大妹妹。
  “如果你見著我妹妹,幫我說一句,不管老太太什麼樣,她都是你媽!”王鳳芝坐在衚衕的石頭上,將腦袋埋在雙腿之間說著,因怕再見到記者,她曾有過不回家的想法,孩子、母親的負擔讓她再次成家的想法漸行漸遠。
  昨晚11點,王鳳芝起身走向衚衕盡頭,離去前她告訴記者,自己曾有過輕生的念頭,但為了孩子也不能這麼做,“還是得想轍”,她最後說。
  文並攝/記者石愛華
  《睡一周公廁老太有人管了》追蹤
  在公廁內棲身一周的近八旬老太王麗仙,最終輾轉回到地安門大女兒不足10平方米的出租屋內。眼前局促的空間和耳邊鄰居們不悅的“嫌棄”,讓大女兒王鳳芝皺起了眉。怕再見到記者,她曾有過不回家的想法,失敗的婚姻、孩子母親的負擔,還曾讓她起過輕生的念頭……老媽接回來了,可未來怎麼辦?
  ▲在大女兒狹小的租住小屋,老太王麗仙在椅子上犯困的樣子展現在破碎的鏡子中,仿佛也映射出這個破碎的家庭
創作者介紹

Virus

mt47mtldi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